虽然傅平安现在的处境不佳,当保安队长的月薪也不过四千多,在深圳只够勉强温饱,但李可开出十万的天价月薪却让他感到一种强烈的排斥心理,他也不知道这个底气从何而来,就是打心眼里觉得不爽。

  “好意心领,干不了。”傅平安回答。

  这回轮到李可懵逼了,他想不出一个保安会拒绝十万月薪和锦绣前程,但他很快就回过味来,笑道:“懂了,你和我一样,是下基层体验生活来的,我说嘛,一个沦落为保安的人是不可能掌握两门外语的。”

  李可的思维很灵活快速,他一直觉得傅平安不像普通人,这一点在外语水平上显示的极为明显,古代有一句话叫穷文富武,意思是穷人家的孩子读书,富人家的孩子才练武,这背后的逻辑关系是学文只需要较低的学费,死记硬背四书五经即可,学武却需要聘请师父,管吃管吃薪水丰厚,一个师父可能还不够,请的越多学的越多,这可不是穷人家能承担的起的。

  当今时代,学习英语的成本和练武差不多,富人家的孩子才有钱聘请口音纯正的外教,上私立学校,经常出国游玩甚至居住,这种生活方式下练就的口音才地道,傅平安早年是农民工,家庭条件并不好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,他这几年和自己一样,经历了不平凡的人生,看他的谈吐做派,也能验证李可的猜想。

  “干不了不勉强,咱们交个朋友就是,来,喝酒。”李可给傅平安满上酒,问道:“我明天就给物业打电话,让他们免掉张维娜下半年房租,明年房租减半,”

  “我替张总感谢你,干了。”傅平安干了杯中酒,握住了李可伸过来的手,两人握手长达一分钟,以此来代替纸面合同,朋友这个词对于花满仓这种人来说就是可以随意讹诈的目标,但对于傅平安来说,就是契约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长,李可很聪明,留住人的方式也很巧妙,施恩于别人无法拒绝的方面,两人心照不宣,彼此对结果都很满意。

  “陪我游个泳。”李可说,“我最喜欢躺在泳池里喝酒。”

  两人在泳池里喝到很晚,聊了很多,最后李可大醉,被保姆扶进房间休息了,傅平安披上浴袍,上了天台静静看着夜空。

  相邻不远的另一栋别墅的天台上,也有一个人在仰望星空,她是招商局集团副总经理杨启航,25年前的今天,她离开家乡来到深圳,从蛇口工业园的文员干起,一直做到今天这个位置,历经四家公司,八个岗位,也曾经长期驻外,为国家经济发展立下汗马功劳,最近有风声传闻自己将离开公司,奔赴更有挑战性的工作岗位,站在深圳这块改革开放的前沿热土上,她忆古思今,踌躇满志,虽然有已经深夜却毫无睡意。

  让杨启航操心的还有另一件事,她姐姐的儿子解小明被父母赶到深圳,非要让小姨妈好好管教一番,对这个从小调皮捣蛋的外甥,杨启航最有感情,在自己最悲伤彷徨的岁月里,是三岁大的小外甥带来情感上的抚慰,抹平伤痛,重新起航。

  解小明已经二十八岁,没事业,没固定的女朋友,父母管教不了他,难道自己就有这个能耐么,杨启航最擅长的就是管理,管理不是事事亲为,而是把任务合理的分配下去,她觉得想让外甥奋发图强,最高效的办法就是给他上辔头,找个能管得住他的女朋友。

  一个优秀的配偶, 就像是中小学时代的优秀同桌一样,能把差生的成绩往上带一带,解小明本身的素质很高,他是斯坦福的高材生,在哈佛也进修过一段时间,所以能压得住他的人,一定要更优秀才行。

  杨启航心中有个合适的人选,这个女孩叫谷清华,北大本科,哈佛硕士,目前还在哈佛念博士,家庭条件差一些,她父亲在担任淮门副市长之前,曾经是杨启航的同事,现在已经退休,但这样的搭配对一桩婚姻来说更加完美。

  谷清华恰好就在深圳,杨启航已经约了她明天来家里做客,同时叫了外甥过来,相亲这种事情要做的毫无痕迹才好,成不成的大家都不失面子。

  一场夜雨来袭,杨启航下楼休息,这栋别墅是招商局自己的地产项目,零八年时用积蓄购进的,只有她和保姆两人住,二十五年来,杨启航从未考虑过结婚,别人以为她事业心重,其实是她受过男人的伤,重到生命无法承受的情伤,她爱那个男人,男人却劈腿出轨,同时也几个女生交往,她怀孕了找男人负责,男人一摊手说又不止你一个人怀孕,难道都让我负责,她冒天下之大不韪生下孩子,打算一个人抚养,可孩子却不幸夭折,从那时起,杨启航就永远不再相信爱情。

  想着外甥的婚姻大事,杨启航进入梦乡,回到青葱岁月,那时候,天还是蓝的,她的名字还是杨帆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次日早晨,傅平安是被开门的声音惊醒的,他睡在别墅的客房里,明明锁了门,可保姆硬是拿钥匙开了门,送了早餐和熨烫好的衣服进来,搞得傅平安很尴尬,保姆却一脸的无所谓,看来这也是李可家里的传统了。

  傅平安是上班时被李可拉来喝酒的,身上的保安服都没换,昨天游泳时把衣外衣脱了,保姆帮他洗好烘干熨烫完毕,穿上之后精神抖擞,裤线笔直,灰色的保安衬衣也熨烫出十四道折线,再加上傅平安的挺拔身材,硬是把保安服穿出仪仗队的味道来。

  李可还在睡觉,不到中午是不会起床的,傅平安决定先回园区,别墅距离园区有一段路,没有司机送还真不方便,车库门外,司机正在擦车,保镖在旁边和他聊着天,两个人看到傅平安出来,只是冷漠而礼貌的打了个招呼,并没有人打算送他回去。

  傅平安不求人,他有两条腿,富人家里的佣人们也分三六九等,保姆属于下等,保镖和助理属于高等级,这些人看到新面孔加入,不免会生出妒忌之心,自己才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。

  他也打了声招呼,说拜托帮我给李可说一声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好人平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戴面具的爱情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好人平安最新章节